华辉建设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华辉建设设备
热门搜索:

从江苏镇湖到浙江诸暨 六百里绣乡为谁愁--服装行业动态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2019-03-22 12:17:33阅读:来源:华辉建设设备
从江苏镇湖到浙江诸暨 六百里绣乡为谁愁--服装行业动态新闻【资讯】核心提示:从苏州镇湖到浙江诸暨,“传统手工刺绣之乡”与“现代机绣之乡”只相距300多公里,短短的300公里他们相安无事,甚至都不知道对方存在,但彼此认为互无影响的双方却同时处在调整变化的前夕,在他们的未来构想中,他们之间300多公里的地域空间——吴江的纺织产业、盛泽的丝绸产业、濮院的羊毛衫产业等等,都被认为是他们发展的下一个契机。

  一场午后阵雨下过,中国刺绣之乡——江苏省苏州镇湖迎来了8月中旬的一个凉爽周末,然而,因凉爽增多而挤满旅馆的客商却并未缓解当地绣娘们的焦躁。

  经营着相类似的双面绣产品的当地绣娘们总觉得走艺术品、礼品路线,过得并不算安稳。

  与此同时,300公里开外的浙江诸暨——中国绣花机之乡,仅剩的53家绣花机生产企业依然在炎热的天气下赶制来自印度的订单,他们同样缺乏安全感,单一的印度订单,以及利润的有限让他们在炎热的夏季中显得有些活力不足。

  从苏州镇湖到浙江诸暨,“传统手工刺绣之乡”与“现代机绣之乡”只相距300多公里,短短的300公里他们相安无事,甚至都不知道对方存在,但彼此认为互无影响的双方却同时处在调整变化的前夕,在他们的未来构想中,他们之间300多公里的地域空间——吴江的纺织产业、盛泽的丝绸产业、濮院的羊毛衫产业等等,都被认为是他们发展的下一个契机。

  苏绣传承

  卢福英在镇湖经营一家刺绣艺术馆,她身兼多职,既是镇湖刺绣协会副会长,也是江苏省人大代表、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多年的刺绣生涯,使她见证了苏绣的市场崛起,以及她所定义的苏绣第一波发展高潮。

  上世纪80年代末,凭借双面绣这一技术上的变革及推广,苏绣一扫低端产品印象,跻身艺术品市场,以及高级礼品市场。而上世纪90年代初,人物绣法上的突破和增强人物面相的光影效果,一改苏绣平淡、平面的感觉,苏绣赢得又一次艺术层面的提升。这些将苏绣推向了艺术品市场,并奠定了过去20年镇湖手工绣的蓬勃发展。

  镇湖手工绣成为了国礼,并跻身收藏品市场,雨后春笋般出现的绣庄代表了市场火热,8000绣娘群体显现了规模的庞大。镇湖也建成了全国首条手工刺绣为主题的街道——绣品街。甚至,临街而建的商铺在短短几年时间便升值了10倍。

  然而,当镇湖手工绣迈进21世纪,单一艺术品、礼品发展方向,也给镇湖带来新的问题,比如同质化的出现,题材的老套,身为艺术品的高额售价,让苏绣与时代拉开距离,与年轻人逐渐脱离。

  每年卢福英都频繁参加各种工艺展,国外与国内的,在她的印象中,看展的人流总显得稀少,一般而言观展的也都是那些上了岁数的人。“我感觉年轻人对手工绣的兴趣越来越淡了,如果说在国外,大家不关注是因为还不了解苏绣,那么,在国内,年轻人的缺席则说明我们本身有问题。”

  卢福英表示,“在我们这一代,苏绣的生存不会有问题,因为老一辈的消费者还在,但再过几十年,传统手工绣面临的挑战就会很大。”

  与年轻人脱节,或许是镇湖眼下所面临的主要困扰之一。当苏绣正经历它的艺术高潮时,艺术带来高价正与普通大众,尤其是年轻消费者的购买力脱节;而基于传统艺术品理念而进行的创作,则让年轻人感觉不到他们所处的时代信息,缺乏亲近感。

  由此,起源于生活用品的苏绣,在向艺术品全面转向时,失去了生活用品的亲和,而没有生活用品为媒介,刺绣这门艺术与年轻人就断开了。

  “现在,你从镇湖绣品街走一圈下来,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在镇湖拥有自己的刺绣工作室,并担任清华美院纤维艺术研究所副所长,与卢福英同为镇湖刺绣领军人物的梁雪芳表示:“几乎全都是双面绣,类似的题材和产品类型,会有多大的吸引力?”

  诸暨的印度尴尬

  卢福英与梁雪芳眼下关心的是手工绣的传承与发展,在一波发展高峰过后,她们迫切需要新的创意和新的发展方向,这与浙江诸暨的绣花机生产商一样,刚经历一波发展黄金时期的诸暨绣花机企业也正为新的发展方向而苦恼。

  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过去人们认为机绣产品的出现将会大范围冲击手工刺绣的说法,在两者看来都不存在。事实上,他们认为手绣与机绣更多是相互促进发展的,他们所面临的问题都是引入新的业态和进入新的消费市场。

  浙江盛名机电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徐益民告诉本报记者,他更希望手绣取得突破性的发展,因为这样反而会带动机绣产品的销售。

  “两者的产品市场有冲突,但很小,手绣做的是高端,而机绣是低端,机绣再怎么做也不可能做到手绣的水准,双面绣那个机器能做,但很难达到手工绣的水准。因此,两者可能有冲突,是机器对手工的冲突,手工绣对机绣没有冲突,但手工绣不要把机绣的冲突看成是冲突,高端永远需要低端去陪衬,随着机绣普及,那些有身份的人将会选择手工绣。同样的,手绣的成长,将会起到引领效果,提升市场普通消费者对机绣产品的消费需求。两者任何一方的发展都能带动整个刺绣产品的发展。”

  对此,梁雪芳表示认同,“两者是同步成长的,一方出现增长,另一方也将同步增长。相反,一方的落寞,也将带动另一方的落寞。”

  稍显保守的卢福英也认为,即便有所冲突,也将限于很小的范围内。

  在双方看来,与其探询两者的竞争与冲突,还不如相互增进交流,相互学习解决眼下各自的困扰,共同撬动刺绣产业的发展。

  由此,目前浙江诸暨绣花机产业出现的一些问题对于镇湖的手工刺绣也具有一定启示意义。作为现代工业刺绣的典型代表,浙江诸暨生产出了全国近80%的绣花机。但与传统手绣一样的是,他们眼下的困扰也是同质竞争,以及创新力量的不足。

  而由此带来的利润降低,让所有企业痛苦不堪,根据北京兴大豪诸暨分公司的统计,整个诸暨绣花机产业从黄金时期所拥有的200多家企业缩减为眼下的53家企业。由于兴大豪在绣花机电机市场的统治性地位,其数据往往最能体现眼下产业现状。

  一些领军企业,比如浙江信胜缝制设备有限公司也证实了兴大豪的数据,该公司董事长王海江毫不掩饰地向记者表示他们对眼下市场的担心。

  “我们现在做企业没有信心,大家都是量的竞争,尽管有订单做,但利润太薄了。”显得有些灰心的王海江总是拿他曾经的一次房地产投资跟现在绣花机业务作比较,在诸暨这个县级市,王海江曾跟人合伙投资了一个20万平米的房地产项目。

  “利润是我做绣花机业务十年的总和,你说我们还有什么信心做绣花机业务。”王海江表示:“诸暨绣花机产业整个市场的订单都比较单一,都是来自印度的订单,产业的风险很大,能维持半年就很好了,因此,到印度订单结束时,53家绣花机企业又将可能减少几十家。”

  兴大豪诸暨分公司负责人韩海平提供的另一份数据表明,目前,诸暨绣花机企业的订单60%左右都是印度的订单。

  合作更具价值

  目前,诸暨绣花机产业的问题是,徘徊在低附加值领域停滞不前,而转型升级蕴含着一定的产业风险。具体表现在市场上就是,被动地等低利润订单,而缺乏主动获取高附加值订单的能力。

  这与镇湖手工刺绣产业的年轻消费市场脱节有一定相似性。双方的产品市场都尚待激活,但他们目前却缺乏足够能力去开拓。

  梁雪芳一直在倡导手工刺绣要向生活用品回归,这样做的好处在于,能改变过去单一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路线,多一条腿走路。同时,进入日常消费市场有助于快速打造品牌,不像现在手工刺绣那样局限于小众群体。但梁雪芳也承认眼下回归生活用品难度太大。

  “市场是有的,而且规模巨大,经常有客户问我们为什么不生产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包括一家北京服装企业也曾经找我们绣服装,但问题是,我们没有能力生产出这样的产品。”梁雪芳表示,“我们缺乏设计方面的人才,无论是在产品类型的选择上,还是符合时代潮流的设计上,我们都没有能力制造,现在的问题是,市场在等着我们跟进。”

  卢福英也认为手工刺绣最终还是要回到生活用品上来的,在她看来,回归的最大好处是能重新赢得年轻人的关注,“如果我们能生产出手工刺绣的包包和手机袋之类的产品,我想年轻人肯定会很喜欢,他们将重新接触手工刺绣,并被培养成忠实消费者。同时,对于我们内部来讲,也将能吸引到更多的年轻绣娘进入企业,因为这将让她们感觉创作不再乏味,不再是传统手绣图案和传统艺术品的制作模式。”

  但与梁雪芳一样,卢福英认定了未来趋势,却没有具体可行的解决方案。

  “市场是有的,很多高端客户跟我们谈,让我们绣个手袋之类的产品,这样他们就可以体面地装上沉香之类东西随身携带,而不是总挂在家里被动地等朋友赞赏自己的品位。但从现实来看,目前,我们镇湖真正能规模做实用品的,我可以说没有。为什么没有,有几大因素的制约。”卢福英表示,“最主要的原因是收入的原因,如果做生活用品,我们赚得太少,在商业上不可行。比如做一个被套,按当下普通绣娘的工资70、80块一天来算,一个被套最终生产出来的零售价要好几千块,这包括流通、以及材料损耗等一些中间环节所产生的费用。即便是按过去绣娘工资水平比较低时期的10多块每天来算,这个被套也要卖到500块左右,像这样的生活用品很难卖出。”

  “其次,生活用品的用料比较大,操作空间比较大,对现有绣庄工作环境要求高。还有面料的选择上,转向生活用品,面料的选择就要变革,现在手绣的材料比较软,适合做艺术品,用于观赏,但做成生活用品,过去的面料就不合适,摸多了容易起毛,因此就要用更硬的、更合适的面料,不然携带不方便,而这不是一个人可以改变的,你总不能建一个工厂来生产相适应的面料吧。”卢福英表示,“最后还有设计人才不足的问题,生活用品是应季产品,对潮流的把握要求高,但我们招的一些设计人才基本对手工刺绣不了解,不知道结构怎么安排,从哪里入手设计。因此,我们希望招到本地的了解刺绣工艺的设计人才,但这类人才又很缺乏,我们曾设想自己培养,但即便我们愿意花两年时间及相应成本,也不能确定能否培养出来,或这些人能否坚持下来。”

  手工刺绣的生活用品化拓展被普遍认为是手工刺绣的未来发展方向,然而,就像绣花机提倡的转型升级一样,是一个充满风险的漫长过程,短时间提升相关能力显得有些不太现实。

  对此,盛名总经理徐益民建议两个产业可以一起交流,结合起来开拓市场,培育各自所需的竞争力。

  “我觉得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跟手工绣企业一起来交流,你做高端,我做低端,大家共同来开拓刺绣市场。”徐益民表示,“我相信我们之间的交流有助于他们的决策。比如,我会建议他们去做生活用品,不但要做,还要加快做,因为你做得慢就等于没做。如果我做手工绣,这段时间我肯定会投入,投入开发精力,人才引进、培训和保障,这是机会,等大家都进入了,再投就晚了。但这个行业一个很小的个体可能做不了,可能一个大的企业或者区域协会介入、扶持,效果会更好,”

  徐益民肯定了手工绣眼下的商机,“手工刺绣生活用品化回归最大的问题就是卖的贵,但可以去做,现在与其说找不到方向,还不如说没有人找方向。目前,可以看到我国家纺领域已经有很高端的业态,比如台湾的一栋别墅只要提供的家纺值得,他们花几百万元也会购买,只是手工绣企业还没看到。我个人认为,中国目前的消费市场,有钱人越来越多,而富人都喜欢唯一性,手工绣能提供这种唯一性。因此,手工绣可以往生活用品这个方向去做,不要考虑以前有没有。”

 

300J微机全自动低温冲击试验机

水泥压力试验机

便携光谱仪

单抛片抗压试验机